太平人干太平事儿。

目前的局势已经越来越清晰了。退守无为绝对是最正确的做法。其实政府的本事,老夫是相当清楚的,而社会上的反对派和各团体的实力老夫也是相当明了。这回大选对总理是相当关键的,因为又是同一批同一类型的‘能人’出马取代前一批,然后又是接连爆炸性的绯闻、问题和伤亡……百姓的眼睛其实不很雪亮,但看到岛上见过了爱民如子的议员后饿死、自杀等不断发生,心里也会有自己一套的看法。

最近,某联络所就有个人‘睡’死了。

就那么小一个岛,八十多名议员爱民如子,失业的失业,死掉的死掉,自杀的自杀……然后升职的升职,加薪的加薪,自己人给自己人批生意,再者就是往自己脸上贴金,这在反对党也也是如此;只要不中听的留言就‘杀’掉。这其实就是新加坡,眼看国难当头,大家都很聪明,除了相互谩骂还是相互谩骂。而能做什么的都在一旁凉快,看热闹……

这类稀少人士就包括老夫。

有人会疑惑,为什么国家都搞到死伤累累不断,亏损数百亿,政策前后不通,而老夫却乐得隔岸观火?要嘛就帮政府,要嘛就帮着改朝换代参加反对党。这些都是无知小人的心思……新加坡国家小,一出问题就是超声波般一下子接二连三的,政府高高在上,都那么才华洋溢有本事,薪水厚得比老夫的脸皮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这些人才是不需要帮助的,因为在他们眼里,老夫算什么东西?只是和老子一般的穷书生。而反对党那批就更不必帮助,因为他们不可能听话,也有着自以为比政府群英高的才干,所以都觉得自己应该取代政府。这两批人马老夫都不必帮,局势该如何就如何,然后等两败俱伤,这个残局再出面收拾才是上策。

毕竟收拾残局根本就不必攻击政府,也不比特别攻击反对党……因为要选择的都是不幸福的百姓。这些百姓头脑简单,有钱有饭吃,没钱没有用。所以必须让政府和反对党都教会百姓基本的‘有用观’你才好出面收拾残局。从YP退休后,各派都有关注老夫动向的,其实老夫对这些派系并不在意,因为老夫注意的是那些‘金主’。

这些金主在背后支持政治搏斗已经有好些年了。民主党据说有外国金主,但是金主在某局势下才会‘现形’……也就是说,其实真正的时机到了,财力其实不是问题。各金主有自己的政治目的,百姓有自己的目的,政府有自己的目的,反对党也有自己的目的,而要把所有的利害相交的那历史刹那就是所谓的变数的开始。这些‘野人’争来打去,却不明白要成功就必须‘等’。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豆腐那么软,这么热,那么烫手就等那些无知‘野人’去推来拉去;等凉了,都已经两败俱伤了,到时大选一到,向两派挥手感谢,然后百姓神圣的一票就进入国会。到时候百姓自己不要的党派就是被遗弃,为什么要攻击任何一派?

老夫有那么蠢?

百姓吃的苦头还没入膏肓,死的人还没够数,被欺凌的才刚刚在互联网上开始爆发威力,眼下稍微有政治能力的都在旁边凉快,局势不可能因为现有能力下而反转。反对党的实力连组织一个能治国的内阁都有问题,李资政是不会瞧得起这样的反对党的,因为就算他们上台也一定会把国家搞到乱七八糟。但……要是国家本身已经乱七八糟了,那有没有具备实力的反对党对人民又有什么分别?所以在几十年前,老夫就料定现在开始局势将动荡。要算的不是其他,而是治国的能力。

这个很容易算,当所有能治国的栋梁都在悠闲晃悠,天一定会开始塌陷。因为老一辈的栋梁该死的都死得差不多了是其一,替代出现问题是其二,不愿意纠正的冥顽不明是其三,而这最后的因素才是老夫押注的关键。也就是说,老夫从来都不觉得需要做什么,因为你指东,他们一定走西。但也不能不作什么,毕竟我们都是爱国的。所以只要不改变大局,稍微说两句也就是了。该说的,被贬也得说;该顽固的,便是奉承也是死路一条。这个时候说这个是因为资政真的已经上年纪了……而这个以他那辈聚集的网络支撑的天下正在动摇。

死去的同胞和在岛国受难的小人物都是这场戏开锣前的祭品。

也就是为了这么多不幸的死难者,我辈才更应该自重,慎重。其实眼下那么多人才悠闲,执政党真的下马,只要邀请他们个个出山,大局可定。这就是为什么秦朝灭亡,刘邦却可以统一天下的道理。因为在秦朝,人才都在朝外混日子,韩信在受胯下之辱,张良在浪费时间,而唯一能出战的大将最后也被奸臣所害。所以被欺凌是很正常的一个过程。结果秦朝不要的,全给刘邦收去。张良之策能左右战局,韩信拜为大将就攻破了楚王。在刘邦的汉末,讽刺的也发生同样的事情。以智能震撼中国历史的诸葛亮,其当官的先祖被奸人所害,所以诸葛亮没接着当官。刘备虽然是皇叔,但汉朝没传位给这个可以统领万民,聚集贤臣猛将的刘备。而汉朝自然也没有如关羽、张飞这类神将。讽刺的是,和秦朝一样,能打战的马超,其父被朝廷所害,黄忠、魏延如此猛将却被安排在一个小人手下,颜严这类高手居然在没用的刘氏贵族手下,而朝廷喜欢董卓,被董卓吃掉,喜欢曹操,结果曹丕让刘邦差不多断子绝孙。结果没即位的刘备反而收录了朝廷不要的人才和强大的大地主孙权、野心家曹操对抗……

说这些,野人是不会明白的。

基本上,朝廷有朝廷的‘智慧’,你要去改变朝廷,朝廷就觉得你要造反,自然就镇压反对党。只是朝廷唯一的弱点就只能通过观察天下任免。人才都在哪里了?有没有被重用?有没有被打压?有没有被排挤?只要这是现实,只要朝廷认定并接受这类现实,任人唯贤的朝廷自然是国泰民安,人不敢相欺,朝廷也不必老是镇压叛乱;假任人唯贤的朝廷,那自然是到处都是反派,因为手头上有的不是人才而是权力,既然如此就是镇压不断。

言下之意只是观战的态度。

实际上,人才若伏于市,个中已经问题很大,因为朝廷基本已经开始真空虚弱。如此,应该敬而远之以免被波及。但凡无君子必有小人替之。所以此总理一上台,老夫就料定状况连连……这也很难怪这个总理,出了大小状况居然没人能压阵,连小小的Alex Tan都应付不了而造成了轰动,内部的情况很明显的,总理还必须‘明察’,只是他已经没这个美国时间了。所以两军对战,实力其实相当,我们必须躲到安全之处欣赏战局。随着大选后新一批同类人才入朝,大局已定……

政府便是帮不上忙却也不能就得罪。

反对党虽然无能,但也不必攻击。

其实反对党似乎不了解一个千古不变的道理,那就是顺水推舟,你何必一定要硬碰硬?局势到了尽头,百姓自然得选择,强行改变必须要有能匹敌的实力,真正为民的反对党应该知道在人民还不知道势同水火而必须自救的情况下一般上是不会求变的。所谓之官逼民反就是这个道理。反对党是‘逼民造反’,这样的做法肯定事倍功半。真正能把政府拖垮的,往往就是政府本身。所以算了一下,既然要济世救民,那就更必须有耐性。因为每一个朝代都有一批人才,但虽然都知道要‘任人唯贤’,但有几个朝代真的能临危之际悬崖勒马?慈禧把持朝政,阻康有为救国;秦始皇统一六国,却死死安插奸臣害死自己的子孙;乾隆明知和绅是水不清的鱼却宠爱有加……大权在握而爱小人者比比皆是,也不差一个没用的刘阿斗心爱黄浩而猜疑诸葛亮。

船到桥头自然直。

然而新加坡反对党一般上在老夫眼里……多是一些不学无术,刚愎自用的。结果本来早已经取胜的,居然还是走不通。

从当部长说起……

其实老夫的心愿并不是当部长,而是安居乐业,让别人照顾我们这些百姓……问题是,已经那么多死伤者下,谁真的会照顾我们小老百姓就真的是一种很怪的奢望。对于政治已经是到了没办法不得不考虑必须挺身而出的情况……因为安居乐业已经不是个合理的愿望,而对于政治……主要的还是‘名流青史’,而不是当部长。新加坡根本没有部长材料的贤才……而主要的情况不是老夫要不要当部长,而是脑子正常的领导为了巩固自己的政权都会求才若渴。所以,无论是不是真的变天,对老夫影响其实不大。

言下……越来越多人对政府的治国本事白眼以对。其实这些人本身也不知道如何治国,之所以瞧不起政府主要的还是俗见,或自己的利益。而不少企业领导也在想:‘这样子治理,我左右也不会差你多少……’结果大家都跃跃一试;而老夫就拭目以待。原因很简单,这些人争这个权的动机都不是为国为民,所以有他们没他们都无所谓。

真正为国为民的人士都会尊重国家爱才的天性,自己自然会自我充实以达到一定的内涵。眼下……当官就好像是上班,上班拿薪往往还能有一个月以上的假期和福利。这就是当官的动机,而他们反驳解释的话,真的了解民情、问题的其实不多。结果总理一上台就地雷接连地踩,当官的个个也忙着踩,都在自顾不暇,谁还理会这个总理。毕竟个个自危,谁理树倒猴孙散……?民间的不满也日益升级。

究其所以,其实必须先打破资政的‘系统’特质,接下来的总理才能避免‘嘉庆之困’。因为按照这样用人就会出现类似严重的问题。结果连Eunice Olsen这类政治白痴也能出现在国会中。她对于内政外事全然无深度,居然也出现在国会,可见国家真的无人。国会上居然常常座座虚席,在时间紧凑的国会中……轰动的居然是‘插屁股’该不该犯法之类的国家大事……

……

新加坡的国会其实就反映了这个总理现在的问题。人口政策正在受到四面八方的包抄,居者有其屋在受到百姓包围攻打,一个逃犯小事儿就引起民间排挤,国民服役引起的不满已经甚嚣尘上多年后而浮到了台面,各个机关正受到越来越严重的冲击,而YP本来代表执政党宣传政府的英明也变成了党民对殴局面,相持不下。百姓看在眼里,老夫也在观察。然而最关键的还是这位总理。因为很明显的,他八十多名‘贤才’没有一个能帮他;若资政这个时候出面,一定是火上加油。

老夫也不是偷笑,因为能搞到这样虚弱的地步,事态的严重性根本就不好笑。这个时候,最怕就是议员拿PA的章程帮Sear说话,因为那只能是越抹越黑;但还是有两名议员这么做了……所以这个总理的处境算是空前为难的。因为连番的巨额亏损,连番的政治丑闻和新一批议员将带来的政治困扰,这个总理都必须一个人顶。在赌场事件上已经明显暴露了总理身边根本无人,大家都随波逐流,结果这个总理一个人扛这么巨大的风险,国家也得开始消耗那么多不必消耗的资源去维持。而这个局面将传承给下一个总理……

而下一个总理没有资政影响力的维持要如何扛下这个烂摊子……?

难道李资政真的打算活跃到一百几十岁……

根据李资政的说法,吴资政也要‘下岗’了。因为李资政是内阁中‘the only exception to this rule’(任免人的年龄在新加坡有个条例,这是他受访谈中透露的)。可以见得,老夫预算吴资政也许得走是on the spot的。其实,要吴资政下台,李总理的‘资格’未必够重,所以吴资政要离开应该是李资政离开前的事儿。现在的问题是,选民除了年轻化,也越来越不接受政府对于时局出那么多问题而没责任的态度;反正左右也是穷困饿死,年轻的一辈难免会孤注一掷,一朝推翻执政党。也就是说,眼下这个总理若大选换人后还是无法强力反弹……

后果将是不堪设想。

老夫估计雄才大略的李资政自己也在估量着……

反对党则已经察觉到时机来临而准备倾巢而出攻打集选区。老实说,要是反对党平时肯好好练兵,此后开始攻打执政党的脆弱选区,两届选举就可以变天了。问题是,反对党……脑子大概有水。所以便是水涨船高,要攻打集选区也未必会得手。Eunos现在出了那么大的骚动,对于执政党而言……大概也指派重兵把守。因为让它成为单选区只要Sear一亮牌,反对党不拿下Eunos也很难。而总理的问题就是,能守攻的大将已经是一将难求了。因为现在除了Eunos那一带,其他部长把守的区域也会被进攻,而平时要应付日常政治都已经有问题了,资政更不可能指望部长们能稳当防守。所以只要YP在facebook越久,各个选区都可能出状况,人手调配就相当吃紧。

而这届大选最有看头的就是Wee先生、Maliki Osman先生、Charles Chong先生和李美花女士的选区,而因为facebook事件却不知去向的Teo Ser Luck先生也是焦点。当然,马宝山部长虽然有资政拔刀相助,但住屋问题的严重性和选区拉票的情况就成了相当有趣的战况。因为马宝山部长虽然因为国家发展政策一直被炮轰,但其队伍拉票的实力在上届显现无遗。当然,这一届选战,李总理的选区会不会又受到袭击那是很值得注意的。因为上回受到攻打,反对党表现居然相当好,此番经过了打草惊蛇,总理肯定有所准备……

但PA的问题算在他头上,各部门出的问题也都算在他头上(因为部长被百姓视为总理钦定),治理上的所有问题也都算到他头上……加上其父乃资政,百姓对其的表现期待和实际发生的事儿……都对这个总理相当不利。相对的,王根成部长那里还比总理的情况好。就好比PA出了conflict of interest的事件,人们的苗头就对准李总理身上,YP的事件Ser Luck不出面,苗头也对准李总理。这个总理不知道清不清楚自己现在的政治处境……若再爆发另一波Eric How或Wee SM类似的丑闻,他很可能成为李光耀见证下第一位被百姓选下台去的总理。估计他和资政当初也不了解‘任人唯贤’这四个字会出那么大的问题。若总理都能落选,新加坡的政局就要翻天了。因为一个决定党派方向、决策的总理落选,就代表着人民行动党‘走错了路’。

所以资政现在首先得考虑的就是确保总理的选票脱离50-60%的区域……

这类关键的考虑难免会碰到治理上,也就是为什么正常的预算下……此番大选照正常理由会有30%以上的议员换人。其一是希望百姓能看到改变的可能和拥有期待并给执政党信心,其二是希望新议员能真的为党争气……但正常理由未必是‘正常的’政治考量。因为按照‘正常理由’,老夫早已经是部长了。这类朝代用人的问题已经在前段考虑中提过。所以很有可能总理会以不变应万变。

理由很简单……新加坡政治不是单纯应付选民的,因为各议员背后也牵扯其和不同跨国机构的联系和关键性。比如百姓很喜欢他,但她和某国有联系能为国家带来某投资……或这个人在某机构举足轻重,国家应该肯定他的‘贡献’。比如Eunice Olsen,其入国会的原因不是因为她是个人才而是因为她‘代表混血一群’和‘她象征年轻一代’……所以对治理上虽然Eunice无法表现,但……所以一般人以为是的,未必就是。李光耀资政到现在都没下台就是个证明。大家都以为他会因为老迈下台,但他还是没荣休。

虽然越来越多人瞧不起政府的治理能力,认为政府‘没用’又自己给自己那么多薪水,老夫没说错吧……人民这么想,却忘了人民行动党还是执政党……这些人有没有用,拿多少薪水,还不是人民自己投出来的?要不是人民投票支持,就是资政力挺那又如何?所以,追根究底,最没用的还是百姓。

这位总理自从上台,头发白了不少,人消瘦了不少,估计他自己也明白……课题一直解决不了,决定的结果一直出乱子,出问题矛头全都指向自己,百姓穷死,自杀越来越多,但政治上还需要遵循‘系统’。比如说CEC,比如说各界的压力,也不能随随便便就踢掉当初选进来的人,因为这么做不就承认选错了人,没眼光?而且身为总理,必须让‘干部’基本满意,所以NTUC或部长推荐的人百姓不让他落马,自己怎么好就辞了?

但这么做又难免竖立内部党派……

所以部长这个部门待两年,位子差不多热了就换一个部门……谁也没时间设立自己的小机构。所以从老夫当不当部长可以聊起这个很有趣的课题。政治毕竟是政治,政治上的用人取向,其实老夫早已经说过了……什么样的领导就有什么样的领导。

以前曹操试过曹丕,杨修说……要是你要过关而别人不让过,你就砍他,曹操就会高兴。结果别人因挡驾人归去,谁挡曹丕就被砍。所以曹丕最后即位,因为曹操以为他有魄力。当然,曹操也就容不下事事比自己看得更透的杨修,结果杨修就被砍了。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一)人才未必会被重用,(二)能用人的一定是能用人的。曹丕能用杨修,他敢就闯关。要是换是袁绍……

此人举棋不定,田丰就是一个最代表性的例子。所以杨修要袁绍闯关,袁绍多半被拒后就回家等曹操再召见……

所谓的常理……在政治界,事无常事儿,唯有时势造英雄。所以为什么时机不到,还是有那么多笨蛋去攻个头破血流……?向来英雄不问出处,所以Alex Tan不是刘备,目前刘备还在织草靴。老夫都说过了……时机一到不攻自破,以逸待劳,谁都不攻击,让百姓自己遗弃,何必自己动手?到时连白痴都知道处处血腥味儿,鲨鱼个个都被引来……时机一到,钱粮人马都会有。

最重要的是,根本没有对手……

Advertisements

2 Comments

  1. Gate5
    Posted April 16, 2011 at 3:52 pm | Permalink

    写得好,希望看到更多的中文Blog

  2. Posted April 16, 2011 at 4:45 pm | Permalink

    天下文字连绵不绝,沉思永无止尽,博客细水长流,走马观花者赏心悦目之余,留之而来,为之而去,好……自为之也。呵呵呵~

    盼望贵友高见,胜花花之赞颂。


Post a Comment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