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Uncategorized

A Republic’s Hope.

Coming soon.

谋国。

一切按照着十多年前拟定的计划进行……如今到了较关键的时刻。资政那里毕恭毕敬递了情况,如老早所书,如今的局势并不是反对资政党,而是执政党已经不是课题之中的问题,因为接下来的是在执政党外决定哪一方胜出接替资政党;多行不义必自毙,千古之训,怎么执政党就真的那么野蛮不受教化?但这也有好处,与其一点点慢慢失去政权,还不如一下子失去民心,速战速决,老夫也不用浪费那么多时间等。李资政千算万算也算不到关键就在老夫。如今执政党每况愈下,Yam Ah Mee才接手PA就捅出那么大的娄子。就老夫对Yam Ah Mee的认识,在LTA时,他也把LTA搞到天翻地覆,在他调任PA时老夫就料定PA一定会出事儿。这个Yam Ah Mee和吕德耀差不多,没什么用就只会盲目砍人。 连陈庆炎也不好直接力挺PA的问题,而Yam Ah Mee也完全没有善后的本事或准备。PA和工人党的纠纷,PA自己越描越黑。最可笑的是,这些白痴选择在总统大选期间开打。这就是现在的情况,估计资政心里也很不好受,面子都让PA给撕破了。陈庆炎的选战也在PA和其子的问题下连40%都达不到。按照这位李小龙总理的‘任人唯贤’,执政党不死也难。陈庆炎是个重量级的老手,更是传闻当年本可当总理的人选,此番代表PAP出战……若连55%都达不到,若连老夫寄望的40%都达不到……PAP岌岌可危;这一届既然老夫不在朝,百事不兴,类似Yam Ah Mee的PA那种乱七八糟的问题……在届满时,PAP的支持率能剩下多少是很有趣的。 教育部最终也是老夫的囊中物。只要老夫不出手,这国家那么多大小‘家务’谁能处理? 以工人党和NSP对交通课题的看法,可以见得两党并无人才,不明白这些课题的机要所在。执政党最近的动作……正在浪费时间而问题还是不可能解决的。老夫就是要老资政亲眼看看‘任人唯贤’的重要性。你只要随便任免,就算插翅难飞。这就是治理国家实实在在的问题,这和老夫是不是持才傲物没有关系。 得天下不过天时,守天下才是大事。否则得之天下而无法治理,只不过过眼云烟,有时还如陈水扁一样获祸无穷。 其实各部门的机要问题老夫胸有成竹,老夫固然没有什么称王的本事,但是王离不开老夫;自古鱼水不能分便是此道理。既然老夫不在朝,当然恭祝总理有这个实力力挽狂澜。 问题是,这位总理还剩多少时间……呵呵呵~ 老夫估计,行动党的政治资本其实已经耗得七七八八了。Josephine想用行动党‘古时’的成绩来给自己贴金,那么老夫就看看你Josephine有多少本事儿。总统选举已经很明显展现了NTUC的实力。其实在王鼎昌离开后,所谓的工会不就是连着Sheng Sheong超市这类败类要侵吞巴杀小贩饭碗的混蛋机构?恕老夫直言……其实已经名存实亡多年。这次Yam Ah Mee的战开得好啊,让PA一朝被毁,日后的选举执政党就不用选了。 其实如今最让老夫头疼的是……反正不是执政党。执政党落败已经是个定局,只是迟早的问题。民心不爱,无论什么条规……一旦失去政权,几下Ayes就全部惘然。PA也会很轻易地被接管,反正民心思变,民心不在了,虚名耳。总统也是……薪水通过几句Ayes也就是过眼云烟的事儿。所以老夫感叹,感觉奇怪……李光耀身经百战,怎么会在这么关键的时刻出那么大的差错?答案就是,李光耀其实不知人而只兴制度。所以老夫的出现对他并无在意,可漠视老夫的存在,这江山积压日久的政务就无人能处理,人民看不到你能治理,你就死路一条。老夫没有执政党……还可以加入反对党。如今群雄逐鹿……虽然工人党看起来很强大,但其实不然。 别忘了,虎视眈眈总理宝座的……还有其余大小政党,加上执政党过户出去的‘人才’会分布在各个其余政党内。所以工人党如今虽然看起来很正,但稍微步执政党的后尘就万事休矣。我在看Yahoo新闻的一片文章时捧腹大笑(http://sg.news.yahoo.com/blogs/singaporescene/unexpected-benefit-workers-party-133409012.html)。理由很简单,其涉及了‘loyalty’,也就是效忠。这个‘忠’字就是拖垮了行动党难得神化似的发迹和过去的政绩为基础的崛起……老夫需要Yam Ah Mee或那个吕德耀的忠心吗?老夫要这些没用的人干什么?行动党的前车之鉴无论任何党接手政权都是必须铭记在心的。天下能者居之,唯举贤纳才不断才能永保天下太平,才能坐拥天下。老夫不是说过了,秦始皇就是给那个‘忠’字搞到家破人亡,断子绝孙。 法制天下不是不好,但人事万变,古法和现法都不可能通用的环境,若没有任人唯贤这法制就完蛋了。夫法制还需要有人民支持,要是可以拟法‘天下不乱’何必拟法1人集会也算犯法? 治理国家……没有什么捷径;不就是两个字:人才。 天下为公,本同难解。 老夫在找时机找泥可虾小妹妹‘约会倾诉’之时,也在观望一件意料之中应该会发生的小事儿……那就是一些才俊组织新的政党……为老夫所用。没有这些踏板老夫如何迈入国会,老夫学富五车通天的实力如何展现?老夫若不能处理国事儿又如何名留青史?比及SPP……老夫在十年前早就计算了这个。因为Chiam老爷子未必会那么慷慨扶老夫一把,加上如今满街血腥味儿浓,一大堆类似Hazel Pao的‘高才生’、有钱人也会蜂拥而入。政治投机最佳的时刻莫过于如今。至于工人党……老夫当年见过刘阿强……不知道如今成长得如何。呵呵呵~主要的是,如今的工人党已经有一定的基础,一块踏板百人争。Eric Tan的问题是存在的;这些都是实际考虑。虽然工人党此类问题没有行动党厉害……但是不得不虑。老夫从行动党退休出来……而跳入一个困死自己的坑?所以工人党加不加入,得慎重考虑。加上老友在那里当议员……失败乃成功之母,成功乃失败之父,如今要是个个工人党员以为不日工人党将执政……不知道是不是适合老夫。 搞不好,刘阿强也没打算当总理……毕竟要是他想当刘备,接了巴蜀但无孔明治理,还不如当一个最大反对党强……那么可以天天反对政府就赢取民心。搞不好刘阿强也只是想过人数之隐。呵呵呵~ 政治不是赌博,宁缺勿滥,不能随便行事。否则就成了那个混球Chia Ti Lik II。而且兴隆目前在帮刘阿强撑着后港老窝,如此屁股还没坐热,要是此时加入就变成同校聚会……我毕竟是中立派人士,赞成反对都须章法。 其实工人党目前的实力要接手行动党太过困难;老夫刚好就钻这个缝隙。如此要工人党一党独大全面接手政权肯定会出事儿的。因为人心是个很难猜测的东西,刘阿强一旦当总理,各个部门的自己人会为了自己的政权打拼还是干脆为了‘自己’尽量捞……行动党就是被后者活生生掐死的。老夫要是加入SPP倡议联合政府,后果分摊……那是美事儿。但两党同时管理各部门,所谓的相见容易相处难。其中利弊不可不虑。但若是刘阿强,老夫估计在人手如此吃紧,情况如此危急之时……还是会希望能和SPP组织联合政府;毕竟民主党素来以急进闻名,徐顺全就如一颗定时炸弹……Reform党内部还是摇摆不定也是颗定时炸党。刘阿强的个人素质就决定这个情况的发展方向。要是刘阿强根本就打算一党独大……那么老夫就非得加入工人党。 当然,能不能入党也是一回事儿。 依老夫的意思,最好是能召集一群才高八斗……真正才高八斗的人才组织一支‘梦幻执政党’……那么那么多政务也不用老夫一人处理。嘿嘿~聪明人都是想着如何大事化了的。 老夫这类人加入乱党看起来真可笑。不过老夫这类人要是加入乱党,那么也说明执政党不久矣。 而且老夫这类人……也属于非常少数的。 老夫最大的顾虑……就是刘阿强的‘任人唯贤’和行动党加Chiam老爷子的是一样的。那么这个国家就完蛋了。如此干脆移民算了。鼠目寸光的人是不可能扶持如新加坡这类漂浮在巨浪中的小船的;那么与其日后退党老夫还不如继续在野算了。很多人玩过《三国志》这个游戏,但实际的政治运作并不是那么简单,如同按‘任免、录用’一般就能加入离开一个政党的。对老夫这类人,政党没有什么意义,不过就是雄才伟略的踏板。就如同诸葛亮、徐庶等人把刘备当踏板。 良禽择木……对我们这类人,自古的第一问题。像那个李斯,在鲁国是死定了,但到了秦国就当了第一谋士帮秦始皇吞并了六国统一了中原。刘阿强未必是刘备。反正政务积压已经日久,那些部长正帮着总理搞砸问题开空头支票,就观察一下工人党再行定夺。而且如今Jee Say在民主党,要是他能镇得住民主党的问题,那里也可能是个好去处。天下已纷乱,正是老夫崛起最好的时机。有本事儿的人还需要天时地利人和。 老夫和李光耀并非敌人;其实他老人家应该能了解……执政党大势已去。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这一届老夫不在朝,万事休矣。既然教育部Heng可以处理,那老夫恭恭敬敬拭目以待;既然交通、媒体发展、经济改革、住屋等课题都有‘人才’处理,那老夫干脆翘二郎腿看热闹。 既然兴隆在后港当官,等数月后,老夫找个时间让他请喝咖啡算了。算是叙旧吧~ 至于老夫的家事儿……感叹真爱难寻……那个不知悔改的女人却是给我一个警示……谈恋爱可以,娶妻万万不行。慢慢的,就将她放手……用心是最辛苦的一件事儿,因为伤害往往最大。当年工作得那么辛苦,她能那么任性背叛……现在还是如此。这个女人,没有药救了。她既然要走就走好了。勉强没有幸福。勉强也没有未来的。她永远……都不会改变的。近十年了……看透了。若是从政,绝对不能带着她。这个女人,和畜牲跑了还言之凿凿……哈哈哈哈~ 天下之大啊,我怎么会碰到这么个问题女子?真是耐人寻味儿。 儿子聪明绝顶,遗传了老子……欣慰之。看着他,看看如今的新加坡……为了他的将来,看来他老子不得不披甲上阵。不改变新加坡,这个世界就不可能美好。希望…… 希望他长大了后不要碰到类似他娘那样的女子。 我已经决定和她离婚。不过……那得等‘臭小子’三岁后……此时无论如何,孩子都需要娘。这个女人……真让人忍无可忍。算命说中了……她只会一刀刀捅我。问世间……好人真的难做。老夫对她的无耻……却感到很好奇。她认为儿子以后的老婆也应该如她一般……只会破坏没有建设? 每每想到她……我的心就非常的累。 她还说要争小孩儿~妹妹说她很可能成功。老夫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些女人的脑子是不是生水了?以她如今,连租个房间都那么吃力,就孩子的医疗她也没办法负担或有时间照顾,她连个女佣都没有……老夫何许人,她如何争爱儿?要是她不是那么可耻,她家不是那么无耻,说实在的,我还真的希望爱儿能在中国受教育,学习新加坡井底之蛙没有的内涵,让他胸襟开放,目光远大……顺便吃几年苦。但事实上,我没有理由相信她或她家有这个能耐。她凭什么争?就算给她十年她也争不过。她要是改嫁,更加没有机会。如今的尿片、奶粉、五谷米和那一大堆的玩具都是老夫在处理,此女疯了……信口雌黄。没当家不知柴米贵。她那些损友还支持她…… 当年她要是听话……要是没有当年的损友,也不至于吃亏,受骗……和野狼跑了,生了个杂种…… 她真的是疯了。她真的当老夫是傻子…… […]

Another Month In Paradise.

It’s about a month since polling day. I have decided to stay out of the fight online against Temasekreview.com. I watched the exposed sex video in anger… not that I have not heard of it. I have a very bad year because of emotional issues. But what needs to be done must be done. The […]

2011 Political Movement.

I am feeling like shit… so… This term is basically divided into a few stages. In the initial year, I am looking for a grassroot to fool around for a while while observing the situaiton. Watching the situation so far, the ministries are gone cases… After Mah left the cabinet, all eyes are on Khaw… […]

三国志。

如今的新加坡是问题很多,能解决问题的很少。在汉末之时也曾经出现过类似局面,皇帝少不更事儿,内政被数人独揽,在外集团并起,大才尽伏于世,乱党作乱,社会动荡,权奸当道……私会党或山老大聚众闹事儿等。如马宝山数年养尊处优,政务搞到乱七八糟,民间怨声载道,害民无数,在位时气焰十足,无良的程度甚是发指,句句经典废话收录历史……这就是吴庆瑞任人唯贤亲自留下的‘济世英才’,这就是高薪养廉下的人才……脸皮之厚,堪称天下无敌,老夫看此人……简直天下一绝。幸亏政府‘任人唯贤’一个马宝山下台了……还是有‘千千万万’的马宝山,‘马宝山精神’一时半刻是‘永垂不朽’的。 他那些垃圾废话,老夫终于能耳根清静不必再听了。幸甚……可比及太平盛世,不足矣。 “You are only an MP…” 刻骨铭心的一句,老夫毕生难忘。过去何炳基那个傻子也有一句:多数人买租屋不买公寓代表国人支持HDB…… 马宝山不过是个议员了,他的话可以当放屁,因为这类‘高薪人才’一旦离开了行动党,根本毫无作为,简直臭气熏天,人人避而远之。如今接替马小小议员的是个抛弃祖国而来的许文远。他的政治‘经典’说穿了也不少。 如今尚达曼算是位极人臣,但老夫并不会向他道贺。在这么问题的局面而迅速达到顶峰,其实暗藏杀机。位子越高,责任越重,何况他如今财政部、人力部和副总理的头衔兼挂,还成了金融管理局主席,简直是标准的戴罪羔羊。要是尚达曼稍微行差踏错,或有一点儿差池,他已经是三届部长,经济改革并非儿戏,来临之金融海啸虽然李氏还是把持朝政,但出了大乱子终究需要有人背黑锅。这时候他位极人臣,就李光耀国父立场而言其实相当有利……老夫对尚达曼还算頗有了解;也知其能力、为人和处事儿……特别是其之网络。吉凶难测之也。 现在的朝政,大半部门都是不太可能运作的。调兵布防也紊乱不堪,但确实反映了……蜀中无大将,廖化当先锋的局面。此大选增加了议席,但分散削弱了执政党中坚支持率……这一战非常关键,乃总理的翻身战,亦其最后一次安全的选举。果不其然,此大选后……许多人开始意识到,下届不必再投行动党……估计下届失票的话,行动党的折损率乃5~15%。这里面因素很多,其中包括了众所周知的新一代叛逆型选民在乱世时达到了选民资格。总理还是一意孤行。大局已定,将大意失荆州也。呵呵呵~ 是啊,乱世已至…… 但要说执政党达到40%就不能组织政府,那是很难说的。因为工人党虽然如黄巾起义时一般浩浩荡荡拿下了集选区,保住了其根本……但愚民毕竟是愚民,他们始终在寻找新的英主。民主党如今大谈联盟反对党,而不是工人党出来号召……要行动党因为失去了50%优势而如日本LDP一样败北那是比较难的。在这么个棘手的时期,其实老夫最关注的并不是这些什么执政党或反对党……而是群雄……或就是……各路‘诸侯’。 多年下来,行动党培植了一大堆以为己用财雄势大的‘人才’,这包括了基层组织内不少的问题人物。这些人,据老夫探子时时回报……其实野心勃勃,小动作相当多。而不服执政党(如马宝山)胡作非为,祸国殃民的也不在少数。隐忍不发的,自然包括老夫……其实说到造反,老夫最应该造反,但老夫却没有加入任何反对党,更没有带头闹事儿。原因其实很简单……我部长知道老夫之能,当年给资政也写了本书,我还被说成是‘思想家’,当时老夫就如刘备和曹操饮酒论英雄时暗暗吃惊……加上老夫对国内外政事的了如指掌,对政策相当的关注……其实老夫当年就认为,没有很强的靠山,才华不好锋芒毕露,但便是装疯卖傻…… 我部长还是对着我……“我还想当这个部门的部长几年……” 我当时看着其眼睛,淡淡笑了。 因为时机不到,老夫何能贪图进取?况且,老夫也知道……他不会在那个部门呆多久…… 好不容易脱离了是非之地……和工人党那个白痴元老Eric Tan不同的是,老夫退休有条不紊,理由光明正大,而且……还留了后笔,和执政党并没有什么正面冲突,和部长见面老夫也是笑脸盈盈……虽然我知道他做了些什么……在新加坡,能有多少事儿能瞒得过老夫的?但人曾说,老夫并非池中物,我若退休立马投效反对党……部长有光明正大的理由开战,资政估计也容不下我,所以最聪明的办法就是示弱无为……人啊……图大事者,能屈能伸,不能像那些反对党中如吴名盛之流盲冲瞎撞,如泥可虾一样时机不到就披甲上阵深陷围攻。所以别人称雄我当缩头乌龟,别人欺负老夫,老夫虽然掌握八十多处选区动态仍然默不吭声;老夫哪里会不晓得马部长等一干人的’好事儿‘?过去YP论坛,有人说我是白痴……说我不知道谁作乱,老夫其实哈哈大笑…… 真正的白痴强出头;要平息天下大乱,要取缔祸国殃民之流……不是嘴巴上的聪明。小不忍则乱大谋……这个’忍‘字很多人会写,却无人能明白。不忍辱难以负重…… 当年诸葛孔明亲戚被曹操军队所害,在隆中当了多少年’农夫‘……直到刘备三顾茅庐,其修为已经能顶一片天……他虽因联姻而与刘表集团有联系却不参与其内讧。小打小闹……其结果还不是被曹操一并歼灭。诸葛亮乃与刘表有关系,但其’诸葛村夫‘之雅号并非浪得虚名。村夫也,他并没有进取荆州一官半职,他知天下大乱……他静待时机,他看到了权臣作乱,他当他落魄潦倒的闲云野鹤。但他出山,震动三国,让刘备有了与曹操相抗的实力。这就是人才伏于世,大便在即。 阿韵泥集选区失去了,老夫冷眼旁观,注意的其实是落败议员的反应……这些人久居厚禄,好命得很,一路走来很少挫折,多数都是读了死书而图朝廷重用的书呆子。此地一失,乱箭齐发,怪来怪去……连李光耀的马来论也成为’败北‘的一支箭……真是荒谬。这就是如今的朝廷。老夫自幼便受朝中人士教育政治,入了籍,自然看得清清楚楚。老夫对贪图虚名是没有兴趣的,因为老夫很多国家政务等着处理……需要的是真正的权力,而实在的,自王鼎昌离世后老夫正式加入执政党……其实时机未到。那本给资政的小书,只是伏笔一瞥。 要是这届的选举老资政真的登门来请……老夫还未必愿意出阵。理由已经谈过了……多少年下来的’任人唯贤‘,朝中局势如此,老夫是有任务在身的,时机不到就随便贪图高薪权力而轻进……老夫何必退休出来? 目前局势,最重要的其实不是各大党……而是局势如此,群雄如何能能不心痒痒的……特别是那些自以为财雄势大,经验丰富,什么部门领导,公司总裁之流的……如同Reform Party的肯尼思一般……老夫一眼看穿了,其开始号召力看来颇具威胁其实空洞无物,而泥可虾……她才是战将。要不老夫怎么会那句“这个资政若落马,行动党威力大减,顺理成章下一战不必打也大概知道结局了。其实NSP此队吴名盛领军,但妮可虾风头尽显……丫头毕竟是政治嫩草”,老夫26日文章所以为,提名日前之所见。老夫装疯卖傻,但一眼就知道吴资政岌岌可危。眼睛不锐利是不能任人唯贤的,也就不能支撑如泥可虾这类人才,所以‘暂时中’落败老夫早已经料到……当他决定出兵直取王根成时,就大局已定。留守的是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庭主妇……放着吕德耀这块肥肉益州不取,而宁愿选择全军覆没,这是暂时中‘任人唯贤’的最大问题。他没有老夫这类高手助阵,一个小小的选择错误就一败涂地。 是啊,其支持率或民心是很强的,但……政治选战不是男女爱情……泥可虾facebook的likes便是达到100,000又能如何?所以说她是政治嫩草。如今她又表态……其实那个娘娘腔吴名盛没有邀她攻马宝山的城池。此女老夫爱之,可谓战将也,但还需要历练……所以老夫会观察她两年……此女虽炙手可热,但要真的发光发热,或是如‘零号蹲’那类一夜激情,那就要看看她真正的自己。这么好的一员猛将……就老夫而言,“舍不得啊……”。若不能得到她,也不忍杀之。毕竟千夫易得一将难求。但政治是现实的……若到时她当关,老夫焉能手下留情?老夫不是楚霸王……见了韩信此人不重用而尽情羞辱之。韩信本来就是胯下之夫,你怎么羞辱,怎么贬低,他也是个胯下之夫,但……一朝遇到时机,一旦遇上知遇之人,一旦手中有兵,局势成熟,你个楚霸王就要完蛋了。所以老夫从来爱才,惜才,曹操也是如此,才在关羽刀下捡回一条命的。 天下……最不可以侮辱的就是人才。要取天下,最终要的就是能一眼看出谁是人才谁是垃圾,要能任人唯贤,先决条件就是其主要有那气吞山河的实力。吴名盛这个白痴不配拥有那么有潜力的战将,在袁绍手中,谋士田丰下狱处死,袁主不听其劝,而招致关羽斩了大将文丑、严良……孔明若也如此用兵,魏延再猛,不过将死匹夫也。泥可虾在吴名盛那群饭桶手中,内外自顾不暇,战斗力大打折扣。要是其加入工人党又如何?顶多另一个饶兴隆。兴隆此人老夫自幼认识,其母寄予厚望,为人素有野心,但……若真的老资政出手,其必死无疑,幸亏如今蜀中已无大将,资政垂垂老矣,顾此失彼……要对付的首先也是刘阿强。兴隆在乱世能当个好‘周仓’,但并非部长之人选。估计刘阿强心知肚明,又担心此人里应外合,干脆就他镇守后港。留守者依靠前人威名,波东巴西就是个例子,可惜暂时中手中无大将又没有谋士,那位懵懂无知的家庭主妇一把输掉了选区。兴隆自己不能独当一面,但却可以当守将。所以刘阿强把最强的A组调去取阿韵泥,兴隆不在其中。 可见刘阿强也并非省油的灯。呵呵呵呵~ 泥可虾如今在国民团结党需要应付内部问题,若连小小的团结党都搞不定,工人党除了个傻子Eric Tan,还有很多元老。而且老夫观止,工人党不过得了蝇头小利,不少将领就似乎高兴过了头。这些将领将是刘阿强未来最头疼的一件‘家事儿’。 如今朝廷实力大不如前,但毕竟还是大权在握,老资政还是有实力的。退出内阁,吴佬下台,李光耀但马上就得准备日本、中国之行。既然老夫不在朝中,不在其位,不谋其事儿……政局将之如何,估计中国方早有高人指点中央。朝中如今中气空虚,长期合作等项目,这些或多或少会受影响。 要说朝廷能有多少改变……如今朝廷的实力,不能力拔山河,但还是可以‘到处杀人放火’的。所以媒体处最近网上就议论他们‘放火’烧泥可虾,那个TNP的‘卖饼星’就受到围剿……其实老夫太了解朝廷,看到其千丝万缕,表面似乎换了,但实在的……或许就不是那么一回事儿了。那个Seah Hock Rong不过是冰山一角,老夫的名单上……就不光是数百人的‘政绩’。不说不代表不知道,知道不代表一定要说。各党的问题,纸是包不住火的。如今大选已过,可以开战了吧?呵呵呵呵~老夫等的就是看一出好戏。如今,还有额外但更重要的戏,那就是泥可虾和那个光头玻璃。什么党都是假的,在老夫眼里,只有人才才是真的。只要有人就能有城,老夫要个破空城有个屁用?只要有人才,什么党都成。《三国演义》那部连续剧,有一幕是刘备把传国玉玺派人送回给曹操的…… “我要这块石头有个屁用!!!” 老夫看了是哈哈大笑。 确实,很多人瞧不起老夫……因为老夫穷困潦倒,三十而不立……但比起韩信胯下之辱,老夫还是比较好的。比起姜子牙的家庭破碎,他得等到苍老一夫局势才成熟,但老夫估计新加坡局势不必等太久。老夫之才虽不比孔明、管仲,但要应付那堆积如山的政务,那勉强还行。呵呵呵~ 党?党是什么东西?民间怒火中烧,能当饭吃吗?到处杀人放火,妖魔鬼怪到处作乱欺压百姓……党能当剑使吗? 老夫不担心没人’要‘。因为素来时势造英雄,只有那个白痴Eric Tan之类的,才以为靠什么资历、大党……结果为了一个微不足道的NCMP和自家翻脸。老夫连当一个议员都没兴趣,一个NCMP……算个啥屁?那个Ti Lik不是当了个Sec Gen了?虚名……哗众取宠的白痴。老夫真的需要这些人吗?老夫也不屑与这些人一般见识。看看Temasekreview那么多文章留言……老夫笑笑而已。这些人谈什么政治改革,政策变化,什么世界经济……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网际网络……老夫老早就提了……新加坡这么小,网际网络闹哄哄的又能如何?小国到如此,不必网际网络,一则无聊的流言蜚语瞬间众人皆知。而且……随着局势演变……真正的关键是治国之能。那才是重头戏,也是老夫真正的实力。这么小的天下,如何能三国并立日久而不乱耶。天下大乱,才是群雄逐鹿之时,而老夫靠的就是执政党自己乱自己阵脚,所以什么人都其实不必得罪。执政党雄才大略,却不可能杀得了自己。只要老夫退居朝外,大乱必然。这点老夫早明白,只是老资政还不明白。要不然此番大选前,老资政必定登门造访。 随着选区划分,分出了出更多议席,行动党衰退中的中坚支持力量被分散,既然蜀中无大将,此举更添混乱之机。时机越来越成熟。总理选举时慷慨激昂啊,志向远大大啊,抱负远景无与伦比啊,道歉也是很诚意啊,内部要改变啊,很多很多保证、诺言……然,不知道如何兑现?都说了,泥可虾那句“那么多年都搞不出东东,一时半刻如何搞得成”惹得老夫哈哈大笑……手中无将,军队乱七八糟四处杀人,百姓情绪高涨,这仗怎么打?老夫不在朝中,政策上绝对无法以之抗衡反对党的崛起。总理想当好人……想取悦人民……人民要求他下台……他能答应吗?这类人民怎么取悦? 长此以往,从来不曾教化,类似马宝山之流以为百姓都是白痴所以信口雌黄十数年之久……上下齐心啊……都不讲道理。老夫都说了,总理要么就到处反击杀人……要么,想当好人,人家要求你下台……您能照办吗?这就是政治。老夫左算右算,要是他有别的路,老夫如何会宁愿两不得罪,坐观虎斗? Spare Tyre还是不明白……老夫的‘市场价值’不是这些无聊的人或党定的,而是局势所以。时机不到,你千呼万唤,人家当你是傻子。时机一到,一呼百应……此人说不明政治,老夫绝对相信。 眼下什么调整部长薪金……呵呵呵呵呵呵~能下调多少?都是一群愚民……他们能想到的,难道老夫就未曾想到? 不过,新加坡毕竟是个投资圣地……大乱毕竟不是好事儿。这个‘三国志’,其实还包括‘外国’。哈哈哈哈哈哈~总理如今的朝廷空虚,眼下的支持率并不是最要命的。因为外国的钱有外国的主要查的,没有大将把关,老资政一旦撒手归西,后患无穷。加上又开了两家赌场……这个总理还是无法稳住。难不成以为钉子灵和一批搞不出东东的部门真的能做些什么?不添乱已经很好了……我老早就告知老资政,老夫不管他爱不爱听,这次大选过后……LDP败北的情况就有可能发生。 维今之计,总理只能要求支持率不要下滑得那么快……再失去5%就很好了。但只要保持在60%,接下来就足够能丢失三个集选区。到时,内阁还能挤多少人,那就很难说了。呵呵呵~ 眼看时局演变,看来很多隐藏中的高手应该会蠢蠢欲动了吧……动吧,老夫想会会各位。这场游戏就应该多些人,多些热闹。老夫很想看看各位的底牌……天下最大的乐趣就是遇上知音。不可能新加坡就只有吴名盛,陈钦亮这些无聊的人物吧……应该还会有泥可虾这类有趣人士。真是期待啊……都出来吧,别让老夫一个个等……接下来,有数个集选区可以强攻……这么大的诱饵,应该行得通。要是你们不取……给别人取了,就别干巴巴说葡萄酸。机不可失,失不再来也,是不?呵呵呵呵~ 这就是政治。 兵法是死的…… 老夫有言在先,如今市场上的反对党人才其实不足日后相较之一成。如泥可虾如今举世瞩目,一役成名,不过属严良、文丑之流;就说此战若其加入工人党袭击马铃薯百裂区,到了国会……其实其能也不过和那波东巴西家庭主妇一般,刘阿强可靠其绊倒吴资政夺取集选区,但除此外……就没什么用了。如今的吴名盛心里大概就是……这个女人太年轻不能当首领,老了可能就没有明星效应,拿来招人数入党……我的位置还是能稳住;或利用她下回把自己送入国会……这估计才是那句“泥可虾,我此番没能邀你攻马宝山领地……是我的错……下回我就利用你当我入主国会的踏板……” 如今朝廷大局已定……就说教育部,阿Heng要花什么时间去‘熟悉’情况,然后搞东搞西,弄些花样儿交差……一大堆的政务还是会赖在原地原封不动等着老夫处理。此人老夫素有所闻,近日观察,绝对不会出老夫所料。因为改革间中需要的政治能力,其相当缺乏;此人……可以先顶住教育部那群问题人物,此人看来也不像是会愿意得罪人,那么……既然无政治能力又不愿意得罪人,改革教育部那么重的问题……其人算钱还行,处理教育万万无用武之地。但总理却任命其把守此险要……教育不振,尚达曼的人力部就接不上,但最惨的就是杨莉明……总理似乎察觉到此女……鸡肋、鸡肋……杨女老夫素有所识,实力空空,当个导游还行,唱歌跳舞还行,办派对还行……教育部都搞不好,如今失了新中贸易工作于‘心安’,又要‘协助’吕德耀处理交通和财政……财政部本来就是龙潭虎穴,此女的‘财政部’能力远不如老夫更不可能取代尚达曼,让她去协助交通部……交通部光是那一大笔烂账,没老夫出手光靠个吕军长又如何能收拾?结果还不是要向朝廷讨拨款……这个烂摊子除了银子,还需要谋略,杨莉明没有银子也没有谋略,她拿什么帮那个吕呆子搞得交通部‘风调雨顺’?加上Yam […]

New Cabinet From Ikea.

I have decided to wait till the new cabinet banging before another piece of talking cock is generated (something like Lao Sai)… and I have decided to spend about an hour to read through what articles Temasekreview is having on this issue plus a couple of other political sites, excluding the oppositions’… The Enclave will only […]

GE2011: Art Thou Not Entertained?

Really very no-incentive to blog about the post-election things… Most had been covered with the chatters here, and I don’t see why we have to go through this again since the plot has been sticked to normal… Not much surprises. My politically apathetic parents stayed up late watching the polling results on TV, me too… […]

鲜花和牛粪的时代。

此战局目前完全照老夫所料,老夫一走,类似‘钉子灵’上阵怎么斗得过妮可虾丫头,吴资政的队伍根本无法在政策上占优势,在号召力上明显处于劣势;这个资政若落马,行动党威力大减,顺理成章下一战不必打也大概知道结局了。其实NSP此队吴名盛领军,但妮可虾风头尽显……丫头毕竟是政治嫩草,简直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再美的虾,继续插在牛粪上也只能最终凋谢的。我曾经说过,Vincent锋芒毕露……虽然有力道,但SDP不会用人……幸亏如今行动党已无大将……换是老夫出手,Vincent哪里还有机会翻身?吴资政这次拖着钉子灵……去斗一个傻丫头和一个脑子空空的吴名盛……要是栽跟斗,老脸尽失,执政党根基动摇。吴名盛最恐惧的并不是吴资政……而是老夫。在老夫眼里,他和那个好色大律师不过就是跳梁小丑。他当年在老夫手下尝过苦头吃过亏……所以这次小小的NSP能正视吴资政,那也得拜李小龙总理的教育部‘任人唯贤’将老夫请了出来。 其实老夫心里不希望妮可虾胜。Vincent和妮可虾是难得的美玉,要是妮可虾胜她反而会败得很惨。真正的胜利不是一朝一夕的。妮可虾在女生中,算是很强的战将,可造之材,老夫爱才,更加不希望因为一次胜利就毁了一个人才。NSP人的底细,老夫素有所闻,就吴名盛……怎么会容得下一个娃娃继续当他的浪人,随波逐流?妮可虾年纪尚轻,和Vincent那个玻璃光头一样……锋芒毕露,老夫不过看了一眼就清清楚楚。要是此番对阵的不是钉子灵而是老夫,妮可虾魅力再大……也不过是个小女生。不过此番她参选,有些政治经验或过过瘾也好。丫头不经事儿,长不大的。 让这些敢死队去探行动党虚实本来就是老夫的本意,否则……民主党和人民党如何能那么轻松就找到人出阵……呵呵呵~真正在下棋的,其实是老夫和老资政;要是老资政还是不出手,下一局就不必出手了。老资政高龄近九十,老夫才三十五……但英雄所见略同,换是资政在老夫位置上也会如此的。何况如今布局……老夫已经部属了超过二十年之久……行动党的实力,老夫清楚得很。其实各党的真正实力,老夫也摸得清清楚楚。妮可虾比起工人党的韩MM,韩MM虽然和老夫同龄,但满腔热血,却明显实力不足。老夫在当年她参选时就观察了这位美女……我当年确实觉得此女胆色过人,如今也是。近日的韩MM虽然沉稳许多,但要是真的和妮可虾对阵……还是会败。 韩MM败就在气势上,而且妮可虾和玻璃光头都有辩才,能滔滔不绝,而韩MM有的是她热情的呐喊…… 其实这盘棋,无论哪方胜负,其实都是败的。估计老资政心里应该相当清楚。无论身份背景、学历姿色……但没有老夫治国之能,美色多五年韩MM就年40了,学历背景不能让选民当饭吃,行动党数年的各路讨伐,加上杜莱等党内败类的手段抄袭,其实政治资本已经花得七七八八了,资政的底子也越来越虚,但新加坡的情况却越来越危急。老夫早年已经说过……老夫根本不急,因为整个江山真正能治国识大局,扛下整个局势的人才没有几个。“那些自以为能的,老夫欢迎他们全力以赴,倾城而出……” 李资政毕竟还在坐镇,让老同学、妮可虾、玻璃光头等去探阵……而老夫正在做什么呢?老夫有天下局势在望,有LKYSPP的讲座听听,和国内外各路通报……看似退休局外,其实忙得不可开交。要不然,Enclave里的小朋友们问东问西,老夫拿什么逗他们谈天说地? 总理太过嫩,若精明一点儿,老夫现在早就忙得不可开交了,怎么还能悠闲在旁观局?至于下一步棋如何走,其实老夫早就想好了……早在二十年前就准备好了…… 可惜王鼎昌总统早逝,否则……老夫如何会受此羞辱、欺负……局势怎么会到如此地步?新加坡那么惨烈可耻的败北如何可能?两座杀人的赌场又如何会在小岛上出现?这个经济如何会搞到如今天般乱七八糟,教育部又如何有机会亏空到那么大境界?!杜莱之流又如何敢如此放肆……不过,要不是如此……老资政一辈子也不会明白到底出了什么差错。忍辱而负重,小不忍则乱大谋,欲将天下者焉能轻举妄动……如今搞到小人处处,政府的‘道理’对这个堕落了的社会是说不通的。人事任免也是乱七八糟……能成栋梁的Ng Eng Hen居然没有调教好就被丢入教育部这个问题部门,那个呆子吕德耀放到了媒体发展……还有那个脑子空空的Josephine和商人Lim Biao Chuan居然也在教育理事安排内……马宝山可以理财或当贸工部的,但你把他扔到公共要务上……别说钉子灵,那个美后都可以跑入国会…… 真是‘任人唯贤’,天下大乱~ 而这位总理现在糊里糊涂,各部门的事儿媒体问问却模棱两可……结果统帅背后这个说他的,那个说你的,统帅自己都不知道走哪里好……幸亏Hard Truth是老资政的问题,以他的实力还顶得住……还有那个莫名其妙的$8部长,和当狼导演的靠山部长,还有…… 其实老夫常常感叹,老资政……好不容易的大好江山,为什么就偏偏要搞到今日的地步?这个总理糊里糊涂上了宝座……能稳吗?他怎么稳?手中一大堆蜜糖,身边无人可用,国势每况日下,连机场也不再是什么第一了。天下哪一个老板会花那么多薪水让人把自己的江山毁掉的?太莫名其妙了。老夫在中学时代就说了一句,李光耀才华出众,但不堪用人,天下难久乎。试问天下,那个是一意孤行靠系统而不被侵蚀灭亡的? 老夫一忍再忍,终于忍到了关键的时期。老资政,请问您目前朝中哪‘一个’人是有用的?老夫日后光是只要查一下武装部队的账,不用数日肯定一个大洞!而且内部紊乱不堪……这类军队如何在时局日益恶化的未来有效运用?你看看这个教育部……乱七八糟,根深蒂固了,教师的油水捞得那么多,有那么多时间赚外快,打游戏,四处旅行享受,却总是哀号薪水不够,工作量大……教出来的学生,一代不如一代,外国人才来了那么多年,失业潦倒的比比皆是,我国的优势一日不如一日,整个社会连简单的道理都不懂。吕部长才访民一下就搞出那么多事情。老资政啊……老夫真的不懂……或是您真的不懂……?都要翻天了……您要是还有高招,就快点儿使使吧…… 难道这总理不是您亲生的?您就真的让他陷入多年挖好的坑就袖手旁观了? 总理此局要是还不能稳……他就不用稳了。 老夫……可是什么都没有做的,在下还事事早提醒过……多年如此,不是吗?是何人让张思乐把真个YP搞到连老夫都得加速‘退休’的?连警察都叫进来了! 既然无法在治理上占优势,自然只有抹黑和利用权力对抗……但明朝是怎么灭亡的?好好的国民党,为什么变成了如今朝野丑陋不堪,甚至出现国会中殴斗等流氓近代史?孙中山希望的国民党就是这个样子的?为什么老夫此局按兵不动……因为老资政手中的筹码越来越少,李总理求胜的渴望却会越来越大,而旗下蠢蠢欲动者不计其数……就一个PA,总理能管得了吗?拿什么管?如何管?如何用人?结果就出了个Seah Hock Rong……其实老资政这辈子最大的问题就是不知人,所以依赖系统……而系统又如何会任人唯贤呢?所以就有了Wee Shu Min一流…… CitizenReddot希望老夫出手……其实此局相当凶险;老夫当然会让那些小孩子当前锋……其实如今,已经是三步之内就能定胜负,不急。因为越凶险,所谓的危机就是危险之内藏有机会。老夫老早就说过了,等有一方需要的时候,老夫才有价值……这就是一将功成……万骨枯。现在老夫若回执政党,就算资政肯,也必不被重视,甚至还会被嘲笑……继续任意打压,愚弄,不当一回事儿。老夫还是会被‘请’出教职任人鱼肉的。这个总理还没有察觉事态之严重。要是他清醒,老夫现在哪还能那么悠闲?司马懿懂得的道理,老夫如何不懂?曹睿关关失守,曹魏将失,到时回朝才能重掌大权,掌天下兵符……总理的危机最终是老夫的良机;要是总理临危僵持,回行动党不被重视,反而跟着沉下去……非明智之举。 反对党在如何白痴,就工人党而言,也不会认为妮可虾或Vincent的大嘴巴能平天下。老夫观察刘阿强日久……若此人终得天下,为安天下,守天下,老夫也是有良机的。因为要是反对党得了天下又不重用老夫,下场就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资政老树盘根,老夫尚有忌讳……故绝对不会与老资政正面交锋;总理少不更事儿,让乱党出手,反正其蜀中无大将……我什么人都不得罪。但若反对党自以为能独占天下……哪有那么简单的美事儿?老夫虽非诸葛、韩信……但要应付一个反对党,那是绰绰有余……到时若非天下之主,必被老夫替换。 兵不在多,唯将也。 如今这盘棋,就等看老资政出手……兵不是老夫的,将也不是老夫,局势如此……老资政是杀还是不杀……其余的玩家其实都是棋子。老资政要是不出手或没棋了……行动党就……那时就该老夫出手了。 妮可虾,你丫头觉得你此番是应该输比较好,还是胜比较好呢?呵呵呵呵~ 你入主国会,但政治是现实的。你没有治理国家的本事儿,就只能等对手把你给捏碎踢出局。小丫头,你以为为什么老夫明看着民间沸腾却按兵不动……老夫移进移出执政党,妥妥当当,有条不紊,难道老夫观时局会比你还差?有些战是留给别人去送死的……你现在光是有一丁点儿的潜质,政治这种东西不是嘴皮子厉害就可以玩的。妮可虾和韩MM不同,妮可虾不是个花瓶,但还是空空的。这样闯关,便是成功,恐怕失去自我,迷失了方向……NSP又不是最强的队伍,工人党处心积虑,蓄势待发,经营了那么久……就算执政党倒台,又怎么会留下你……难道你从政之前就没有高人指点过?要是工人党依旧不能弄垮执政党,总理随时都可能弄死你。这就是权力的斗争……真正的政治。JBJ就是这样一败涂地的。 所以,老夫不愿意妮可虾胜……她不胜反而可能会真的胜。要是胜了,很可能就是败。David Marshall就是最好的例子。政治是不容许任何遐想的。但愿资政看她年轻不懂事儿又那么可爱……手下留情。但,她的facebook那么多‘耀眼夺目’的数字……你要老资政怎么不想去弄死你?就算他老人家手下留情……工人党也未必那么好心。你表现越出色……你背后的靠山就得越强。这就是硬道理。因为,到后来……出场的就是老夫这类人物。你要真正较量的对手都是老谋深算,机关算尽……真正的实力派。现在这些稍微有些脑子的,都在场外喝可乐看厮杀…… 可惜……多么个有才华有潜质的女生……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否则所向无敌的楚霸王怎么会被他看不起的胯下之夫给灭了。时机未到,你干啥搅和进去?唯一的解释就是……女人的脑子不知道是什么做的…… 鬼打鬼 看妮可虾演讲是一种享受。小小年纪台风稳健,那种魄力很吸引老夫。可惜执政党今非昔比,这种人才居然在反对党……要是吴资政落马,一点儿都不稀奇,大势如此,鬼怪招摇过市,有这样的人才呼唤,人心很难不为之振奋。这是妮可虾的优点,但一开始就肆意攻击,那是显示她毕竟还小;而且一开始就亮底牌,很少政治老手会这么做的。就老夫而言,总是喜欢让对手打到开开心心后……全数奉还再加两拳。这样做是因为对手虚,后场再稍微借力还力然后全力攻击……这样才能四两拨千斤。要不,那凯子吴名声和好色律师如何总是吃亏……?娃娃的啼哭声在后面比较慎重,那是好事儿。只可惜时机不对……否则此娃娃真的能‘飞’。 我看了吴名声对妮可虾效应的看法,哈哈大笑~此人嘴上说不介意,其实心里却真的很介意。老夫对人之言是没有兴趣的,对人之心倒是很感兴趣。其言辞之中,透着暗暗的感触……坦白说,这次NSP没有妮可虾喊话,根本毫无作为。小娃娃不知功高盖主的问题……若真的当选,那时NSP的情况会如何,很难说。没有了吴名声,无所谓,没有了妮可虾就没戏……所以小娃娃虽然有才,但时机完全不对。而且,此番大战,执政党问题相当多,身陷包围,但一时半刻又垮不了台,虽然蜀中无大将,但总理选后毕竟大权在握,选前车子都被sabo(捣乱破坏)……这类卑鄙的行径老夫领教过。但问题是,选后妮可虾何去何从……那就是个问题。NSP小是一回事儿,但其实力远远不足。就算妮可虾当选…… 韩MM(Glenda Han)的演讲老夫也看了,依然风华绝代,看她演说基本上只是看……因为太美,所以不必听……非也,其台风比上回是较成熟了,人也比较成熟了,但……还是赶不上妮可虾。气魄还是问题……若说美后,韩MM当之无愧,若说政治大将……还是没到炉火纯青的地步,让这大美女上战场…… 其实这次大选,若没有妮可虾这类女侠出阵,也太过冷场。因为这次大选打得越激烈,执政党的选战实力就被逼得越暴露出来,资政就越得展现真实的实力……毕竟是自己的儿子…… 所以不难了解,除非资政亲自来请,此大选老夫绝对不愿意出阵。确实难得,小女生能打到这种程度,令老夫刮目相看。老夫的称赞可是很稀罕的。 真的,要是NSP不是那么弱,时机成熟了,此番妮可虾肯定能一举绊倒吴资政。 韩MM真是个大美女,魅力无穷,但要说政治魅力……还是那句,看妮可虾群众发言,真是一种享受。呵呵呵~老夫太喜欢这个人才了,因为这女生学习的能力还似乎相当快。才一次演讲就已经进步不少,只是……不知道她的潜力还有多深。说到底,治国不是光靠一张嘴的。工人党一而再攻打阿韵泥集选区,其实老夫老早就提过了……有脑子的反对党为什么特别喜欢一个烂摊子?这一带问题不少,要是取了而不能及早夺得政权控制警察等重要机关进行治理……三教九流集中的地方,又是一大片集选区……光是人力和资源便是充足……也未必能定下来的。 这回的竞选……看到这里,就已经差不多了。剩下的就是看资政怎么应付反军。但老夫希望老资政看到的是佩玲和妮可虾……这类高手都在政府外的局面。要是他老人家不在了,总理拖着那么多拖油瓶要面对那么多问题……怎么应付群雄?这次政府没有老夫主政,总理便是雄心壮志估计也是展翅难飞。此经济无法进化……就如妮可虾那句:五年(甚至十几年)都搞不好,就一下子能相信政府能搞好吗? 听得老夫轰然狂笑~呵呵呵呵~ 比如,这抗通膨,怎么可能要求工资大幅度加薪就能的?这根本和经济学背道而驰。比如,一方面屋价要提高,一方面要租金下降或升松超市吞下的那些摊贩不加价……嘿嘿嘿~ 政府的那点儿能力,老夫是清清楚楚的。要是总理这五年能风调雨顺,看起来是不太可能的。 不过老资政话是说对了,各政党都希望夺得执政权。没有权,便是诸葛转世又能如何?但自古今来,更有掌权的自己把权力送给了对手。 所以我欣赏妮可虾,但希望她明白,权力的斗争就是那么现实的。真正厉害的高手们都在这个时候看娃娃们开打……喝着可乐翘二郎腿儿为大家喝采。因为时机未到。在赤壁,东吴和刘备的军队之间,东吴兵精粮足,但为什么诸葛亮让周瑜去取荆州?原因很简单,曹操虽然衰了,但曹操毕竟是猛虎一头,怎么可能退回北都又不设防?如今的情况……执政党治理,光是私人教育界混蛋就不少,和执政党你来我往的人士不在话下,丑闻不断之余,简直是光天化日都不避嫌,加上不少内政问题和外政的‘故事儿’,问题很多……老夫心知肚明。通货膨胀的问题,老夫老早就提过了,住屋等问题……亦如此,可虽如此,执政党毕竟老树盘根,大将李光耀尚在,粮草充足。周瑜以为执政党失误连连,可以一呼百应乘虚而入…… 一呼百应,唤醒民愤,那绝对可以……但乘虚而入就未必入得了。 也就是说,妮可虾、Vincent和各位‘人才’ 此番大费周章,不过是为别人做嫁衣…… 我最近在民间走了两圈……群情激奋,难得啊……那么多人关注大选,和以往静悄悄的情况全然不同,而且都是在揶揄执政党和李光耀的;都是一些小孩子的无知见解。网上的就更不必提了……下一届,年轻……或血气方刚,年少无知的大学生等要进来投票了,这一届总理肯定稳不下来,资政肯定要过九十高龄……能不能维持下去都是个问题。 缺钱可以筹钱,老夫说到底最关注的就是人才。我和总理是绝对不同的,我对垃圾完全没有兴趣……CitizenReddot要救万民于水生火热……呵呵呵~拿薪救火,那是火上加油之举。重要的还是人才。 […]

战阵:车轮战术。

有人希望老夫写写华文文章,有何不可……如今大选脚步近了,对老夫而言倒是无所谓,因为老夫关注的并不是大选而是战局。此局观之多年,如今到了关键的局面……此战战无不胜攻无不克,内有乾坤。确实,行动党布阵……要是老夫破阵的话,观此阵要破不难。无论什么五花大阵,奇门遁甲,但吕布变阵,夏侯懋守生门,袁绍挂旗,袁术充后,刘禅居中,大将顶多不是黄浩之流,而且摆阵方位乱七八糟,便是沿袭武侯的八卦阵,光是用人如此,不过猛将一员便是阵脚大乱溃不成军。 大选,战局也。 反对党多年久攻不下,只因不识机,不识时,不识务,不知战法,所以行动党人才虽然凋零,大将基本虚空,但还是屹立不倒,而在时事上到处碰壁。 这一阵看起来乱七八糟,但背后坐镇者李光耀是也。这一战老夫重视……是因为以彼之全军破彼之要塞也。夫善战者,用他人之兵攻强守之城池也。虽然行动党此番用人确实有点儿……特别,但资政暮年矣,其子挂帅,焉有老英雄愿意拱手相让江山与仇家者耶?况且连吴资政也清楚,局势越来越不利,布阵如此……会不会太过招摇?此番战阵看起来空城一座,但疑兵处处;大将贾古玛居然在此战先行撤退……李光耀资政的阵势依旧,而反对党依旧没有智囊。这次战局既然资政不可能拱手相让,若有突破……恐怕哪一支反军突围杀到兴起时,就如JBJ一样被困入核心直接和李资政的伏兵较劲儿。 所以工人党的兴隆当选与否……我只知道,这位老同学要是此番当选,要反对党攻入核心,不知道会不会受到四面楚歌之包抄。 可以说,老夫就是让这些反对党当前锋……毕竟总理少不更事,但背后其父毕竟乃亚洲最后一只虎,老夫何不坐观战局,多让虎斗? 结果只有两个,执政党最终不支……或反对党全军覆没。毕竟李资政的粮草源源不绝,不光是新加坡,国外援助者一呼百应;若是要正面冲杀反军……不知有何良策。要是反军得势,反正是乌合之众,这些人平时信口开河,除了呱呱叫之外,不能扛得起国家重担。用这支不怕死的敢死队去冲绝对不愿意给仇家机会报复自己的李家军……这才是最好的战术。反正……反军浪潮一波接一波杀了十多年,越杀越多狂蜂浪蝶,执政党政治资本过去再多,天长地久的车轮战术下,也差不多耗得七七八八了。所幸行动党把老夫从教育部教职踢了出来,如今总理身边根本没有军师,所以要以战术应付战局完全不可能,而唯一能做的……就是依靠权力……权力,兵也,兵……凶也。如今行动党内局势有四:总理、李资政、吴资政……和一群模棱两可的部长和‘等等’。总理虽然有任免权,但绝对无法一下子全部刷新内部矛盾和利害冲突,但一座山终究不能藏二虎…… 这一局其实相当关键,因为总理要一个人指挥两处调动,布阵却人手空空;李资政一手建立的政权绝对不会希望在任何时刻放下……特别是知道自己身体已经大不如前的情形下……要是老夫没有料错,反对党此番极为凶险,特别凶险……而老夫‘何德何能’去趟这浑水?当然,其他的山中‘老虎’也不很容易……坦白说,就这么一局,要如何击溃反军又稳住山头……确实才是老夫盼望已久的战况。若老夫没错……其实资政已经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矣。山头固然能稳住,但局势不稳下,反军四起,最终……也是功亏一篑。主要的是……其旗下已经无大将可用,而自己还得应付内部搞出来的一大堆问题;总理还是手忙脚乱……民间怨声载道…… 如此凶险之战局,民主党难得得了个Vincent……可此人锋芒毕露,民主党不仅不知藏好,还把他推了到前线当卖点……Vincent便是稍有口才,但背后空虚,资政毕竟大权依旧在握,真攻的话,可惜了。工人党也来了个台湾老陈,表面还是比较老成持重,谈吐露有些深度,但……其老家毕竟在台湾。李资政在台湾相当吃得开,无论国民、民进两党都有相当的面子。台湾老陈现在出头,搞不好被打成了什么中国猪之类的政治雅号……成了行动党主力攻击的目标。人民党的詹佬……临时来了‘政府出来了的人才‘助阵……调离了久镇的波动巴西,其夫人刚烈之人不懂转弯,不过就是一家庭主妇……要是行动党调奇兵出阵……波动巴西危矣。人民阵线也是一批好勇喜功之流,数量多却不足,说少却足以多到添乱……呵呵呵~ 还有那个喜欢搞别人老婆的好色律师……他为了参选也搞了一个党。再来就是那个空洞无物的吴名声其国民团结阵线…… 很多人说,反对党团结就是力量……坦白说,吾看来不过是乌合之众。 但蝼蚁也有其用处的。 如今行动党内部想当议员又不打算下台的比比皆是,而这个总理虽然’人才处处‘但根本无人可用。呵呵呵~加上总理和其老子……一个刚猛无比,一个却优柔寡断,搞不好饭桌前还可能有口角。只是总理此次已经二次大选,若还是定不下来的话…… 其实,无论哪一方胜出……对老夫而言都无所谓。因为最后笑得最大声的肯定是老夫。 眼下世界大局,内外大小事务,就教育部的乱子,建屋局的烂摊子,卫生部的乱七八糟……在人口老化,移民又大量涌入的形势下云云,反对党真的得势,焉能久乎?而行动党……当年因民生而起,如今也因民生而坠。那个该死的赌场开了两家,丑闻不断,还不是饭碗被外国人挖去了?多少人家破人亡?多少公司一朝老板输光收盘员工失业……最近又有人想不开跳地铁想自杀……自杀不成,坐牢的话国家还得养着。得之天下,但主之则难也。所以想当年总理的教育部请老夫走人,老夫呵呵大笑转身就走。结果国家遭受史无前例最没面子的灾难…… 如今两军对阵,老夫最感兴趣的其实是未来的大选……而不是这个大选。因为真的得分雌雄的是这大选以后。而就老夫而言,暂时还不希望执政党就此垮台,也不愿反对党全军覆没。理由其实相当简单……行动党没有大将镇守,李资政下一局能不能继续披甲上阵已经是个问题,反对党在局势每况愈下,民怨沸腾的大势下会越杀越多……最后,连政府机关要员也得开始考虑自己的将来……这就是人性。大将者观天时还得知人……兵,不在多,唯用也。战不在胜多,唯目标也。其实执政党现在就算再胜一场也是败,反对党就算又进驻国会……也是败。都没有治国的高手,天下何能稳焉。结果就是纷战不休,百姓不耐烦…… 百姓…… 欲得天下者必取人心。但老夫过去也提过……这句话的内涵哪有那么简单?呵呵呵~ 人心,厚黑之学,黑白之术,天之变也,人之易也。这些所谓的人心,欲得之必先劳其心智,累其体肤……让天下被搞得乱七八糟,让芸芸众生知其所需方能一呼百应,取之而得天下。英雄莫问出身,人心……只要有口饭吃,谁管老夫是谁?呵呵呵~朝代更替,本来就个天大的学问。什么facebook,什么互联网……肚子饿了就得吃饭,不爽了就得发泄,不明事理就会乱吼乱叫,不惜才……就会把人才亲自踢出去。 欲得天下,得人心不足矣,必先得济世之才方能服天下之口,安天下之心。 所以,无论反对党或执政党……对老夫而言……爱打就打呗……最好打到精疲力尽……老夫以逸待劳,一劳永逸。 故,老夫懒得与李资政有什么瓜葛;其子那么爱将老夫踢出教育部,老夫微笑拜别便是。甚至……老夫还时时提点长者,恭恭敬敬;我管资政听是不听,明是不明,该言必言。不纳谏,关吾屁事儿?资政如今年岁……下届参选应该已过九十……如今其面色已露乏困……孝庄曾语之康熙,熬拜虽大权在握,但不过垂垂老矣……你何必逼着人冒险和你扛?时下年轻人……老夫他们那个年纪的时候早就明白这个小道理了。都是一些意气用事,好勇喜斗之流……老夫这么多年在网上……这个Elfred,被胡说八道,里外夹攻,冷嘲热讽……难道比李资政还少?但这个Elfred就是Elfred,而真正在观局的就是这个irridating gust of alien gigolo fat and ugly gust of fart……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问世间,问内政外事,如今有谁能与吾齐名?看是持才傲物,但……才就是才。没有才,如何平安天下?没有才如何笑傲江湖?任凭这些乌合之众取得一点儿蝇头小利,最终笑得最大声的……毕竟就是老夫。因为百姓厌烦,天下失治,非三言两语,狂轰滥炸就能把天下治得服服贴贴的。要是如此容易,咱马宝山高人也不会搞到雄才大略的李资政无言以对了。呵呵呵~ 此时别人称王,在下绝对当只缩头乌龟;此时别人穷兵黩武,在下绝对逍遥自在……何解?时机未到也。但成败之时,就是最难之时,而最难打的战……何必老夫动兵?老夫偏偏按兵不动……让周瑜去打荆州,吾则取之。 江山如此多娇……多少人贪婪权势……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而至高无上的权力,多少人心能抗拒得了诱惑而不蠢蠢欲动?不能驾驭自己的心,就不能统帅全军,所以时机不到往往就有人倾城而出,结果头破血流……最可笑的就是还喊着“不公平!!!”。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胜败,兵家常事儿;最可笑的就是明明不可战而战,败则怨天尤人…… 这百姓,无缘无故谁愿意反? 民之变,唯求生也,不到水生火热之极……绝对不会轻举妄动。此……天下之大道也。 所以老夫坐观天下全局,无论什么利比亚,什么美国,什么尔罗斯想玩日本……呵呵呵呵呵~如何能出老夫所料? 政治、经济、科学、天文、观人、军事、民计……不是老夫高傲……天下不学无术者多,不学无术又要称道者更多。 学艺不精又妄想得天下者,自古还少吗?老夫的历史真的就那部《三国演义》?呵呵呵~谬矣~大谬哉! 李敖自诩口才一流……其实工人党的同学老友不知道,其实老夫学生时代……其实也是个辩论员,而且从事十年推销,但为什么老夫口才从来没有露于人前?哈哈哈哈哈哈哈~李敖纵有滔滔不绝,也绝非老夫对手。最近看到有人又提李敖……台湾……不过就是清朝、老毛时代的败军后裔,居然还敢揶揄新加坡的祖宗十八代。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真正的高手都是深藏不露,真人不露相也……此时锋芒毕露,必遭忌也,头一个被攻打的就是那些称王称英雄的…… 这个时候,最好就是抱着枕头睡大觉,做千秋美梦,拿半本论语一杯可乐看咱们的李资政和李总理和各大反对党杀得乱七八糟,何乐而不为?何必和那些无聊之流做无谓的事儿…… 执政党……有杀不完的反对党;反对党不过就是乌合之众……如今新人面孔老夫已经见过,战局已定,五月七日等他们杀得片甲不留后,找些什么基层组织玩玩或先云游四海去……让咱们的李资政慢慢和那些冥顽不灵的反军熬……反正,总理现在手下……不闯祸已经很好了,过了这届……时机大概就已经成熟了。 估计若还有别的高手的话,也如老夫一样在场外吹风凉快凉快吧…… 呵呵呵~所谓英雄所见略同……可不可以合作安天下,或是……真的要搞到三国相争……新加坡那么小,却有那么多积压日久的政事儿……我不觉得为什么高手之间要斗得你死我活。我意既然英雄所见略同,大可合作无间,再创昔日辉煌。就老夫一个人……要搞定那个鬼教育部已经是非常头大……加上卫生部的问题,国防部的整顿,还有什么劳工部的……这么多工作,我可不贪……孔明怎么死的? 累死的! 露骨碧言 政治这种东东不是有钱就有权的。往往适得其反的例子比比皆是,要不,毛泽东还是农夫,列宁还是民工,还有那个什么陈水扁贪污得那么夸张还是总统了。政治资本其实才是总理最不明白,而老夫最计较的一件事儿。所谓的政治资本除了服民,还有利于招贤纳才。李资政雄才大略,但最疏忽的就是重视政治资本,而把所有的本钱都用在两个字儿上:系统。 所谓的系统,古代历代皇朝都叫‘传统’或祖训、祖制什么的。但一个皇帝往往大刀阔斧改革才能延续一个辉煌的朝代,而往往败掉的皇帝都是被系统给弄死的。 政治资本不是钱,不能赚,不能收,可以这么说……时机也是个政治资本;而且是个最厉害要命的政治资本。 坦白说,如同许文远那么‘才高八斗’到变成了$8部长的人才,和吕德耀这类要命的部长在总理身边,总理的政治未来可谓是‘无可限量’。杨荣文在‘好友事件’中彻底的暴露了自己特别的才干……还有大大小小的什么巩俐迷美花姐姐闹国家队,什么部长扫荡无家可归的可怜人,什么精彩绝伦的政治‘贡献’,坦白说……我就越来越对李资政感到莫名的好奇。而老夫为什么移进执政党,又退休出来,其实都是大势所趋。既然此地无用武之地,连口安乐饭都不能给吃,我悄悄地来,我悄悄地去,不带走一片云彩…… […]

The Next Delusional Lap.

Dr Chee said they are not hot airs, so I later turned on the TV and watched him said that. But hot airs or not is not a matter to his preference, the reference to such a term is of course… a tactical issue rendered more than 10 years ago; frankly speaking, to the commoners… […]